唐德刚:分离26年,159封家书中不一样的父子之情_儿子

唐德刚:分离26年,159封家书中不一样的父子之情_儿子
原标题:唐德刚:分离26年,159封家书中不一样的父子之情 父亲节就要到了,今天我们要讲的这对父子的故事,主人公殷福海老先生是一位很传统、很普通的中国父亲,家贫多病,他在与儿子分离26年的13年中间,一共写了169封家书,其中159封信的内容是要钱,封封都写得力竭声嘶。而真实不平凡的却是这做儿子的殷志鹏,他在那13年中打工、读书、成家、立业、得博士,并承担了这样沉重的159封家书,而没有发疯,被父亲赞为“纯孝”。这种不声不响、不为人知的个人行为,默默延续了父慈子孝,纵然在微笑的面孔背后,有着沉重的感情压力,却在特殊的时代背景下,凸显了不一样的父子之情。 接下来,就由演员周依然为大家朗读唐德刚先生著作《书缘与人缘》里“父子之间”的这个故事的片段。 周依然,中国内地女演员,影视代表作有《影子的灰烬》《闪光少女》《风犬少年的天空》 老朋友殷志鹏博士给我《三地书》的书稿,要我替他写一篇序。我觉得这是一本奇书。我读后为之掩卷叹息,甚至沉思流泪。这本书本质上是一本书信集,是一位居留在中国大陆的父亲殷福海写给他那位在外漂泊的儿子殷志鹏的信。现在这位父亲过世了,他的儿子在他的一百六十九封遗书中,选出了九十一封刊印在这里,作为纪念公诸大众,也传诸后世。 殷福海是中国社会上普通而又普通的平民,是个有四个儿子的幸运老人。他甚至无力能把一个儿子抚养成人并受完满教育,但是儿子的自动成长,这变成他老人家其后领不完的退休金和开不尽的金矿。本书编著者殷志鹏博士便是老人的次子。在1948年的冬季,当共产党军队渡江前夕、南京岌岌可危之时,他与长兄随军撤往台湾。这时的殷志鹏博士还只是个十五岁的难童。 照常情来说,一个十五岁的孩子,在兵荒马乱之中随败军而去,对一位父亲该是如何沉重的心头负担:他的饥寒衣食、生死存亡,为父的能不日夜心焦?殊不知在那个濒临饥饿边缘的岁月里,一个十五岁的孩子,竟成为挨饿老人的唯一的希望。在南京的父亲开始向在台湾嘉义的儿子告急乞援,这样便开始了这本《三地书》中的“一地书”。 从1949年1月27日起,到同年4月12日止,两个半月之内,殷老先生向儿子写了十封信。这十封信的性质,大致和其后一百五十九封信都差不多,在内容上是一边倒的——老子要饿死了,儿子赶快寄钱来。 殷福海是位很传统的中国父亲,向儿子要钱,视为当然。殷志鹏也是个很标准的中国儿子,虽然只有十五岁,他也认为节食事亲是义无反顾的。 这位殷福海老先生只是一位很传统、很普通的中国父亲,家贫多病,赖子媳反哺过活。而他的不普通之处,是他在十三年中,向儿子居然写了一百五十九封信——封封要钱,封封都写得那样力竭声嘶! 而真实不平凡的却是这做儿子的殷志鹏。他在那十三年中打工、读书、成家、立业、得博士,并承担了这样沉重的一百五十九封家书,而没有发疯,而继续所学,而同时也能仰事俯畜,不改旧观,为老父赞为“纯孝”。 现在这位殷福海老先生是长眠地下了。他如死而有知,应该为子孝孙贤而含笑九泉。回读先人这一百六十九封遗书,志鹏博士应该也会感到祭薄而养丰,没有愧对先人。这件事对一些抱恨终天、存殁两憾的人们说来,他们殷府父子,实在太令人羡慕和崇拜了。 殷志鹏夫妇他们都不是“孔孟学会”的会员,他们也没有唱过“保卫中华文化”或“发扬固有道德”的高调。但是他们那种不声不响、不为人知的个人行为,却为我们东方文明延续了一项最值得保留的父慈子孝的精华。 朗读图书: 唐德刚《书缘与人缘》(精装)理想国出品 2020年01月版 内容介绍: 本书以“书缘与人缘”为名,是史家唐德刚多年读书与日常见闻文章的集合,共三十二篇,于普通的细节中展现出历史的风貌。作者写人、评书,都把自己放在其中,穿插不少逸闻趣事,信笔所至,洒脱不羁,其中可见50年代到80年代美国华人学者生活的艰辛以及他们对传统文化深沉的热爱和极佳的人文素养。 唐德刚系列作品 唐德刚(1920—2009),安徽合肥人。长期从事历史研究与教学工作,对口述历史的发展贡献良多。著有《袁氏当国》《段祺瑞政权》《李宗仁回忆录》《胡适口述自传》《胡适杂忆》《史学与红学》《书缘与人缘》《五十年代的尘埃》《战争与爱情》等。他所写的史书在海内外读者“民国史阅读书单”上常排在“首位”。 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